企业家共论“产业互联网的2024”: 赚钱治愈一切矫情,学习治愈一切焦虑!

发布日期:2024-04-01 13:23:59   来源 : 托比网    作者 :托比网    浏览量 :104
托比网 托比网 发布日期:2024-04-01 13:23:59  
104



3月22-23日,托比网南京公司开业活动举行,在“产业互联网的2024”主题沙龙上:


  • 我的万物集董事长&CEO周艳华
  • 领先未来董事长王东
  • 迪塔班克创始人&CEO柯廷文
  • 蜂云网络联合创始人杨国华
  • 易久批联合创始人陈晟强
  • 二十二科技集团总裁许远东


针对行业2024在人工智能与数据资产领域的发展了精彩观点。




以下为沙龙实录:


桐创资本合伙人汤明磊


汤明磊:今天的沙龙大家可以放松和自由一点,小范围,可以说实话,说一些真实感受,让台上台下的每一位能有收获。请大家先用一句话打个招呼。


万物集董事长周艳华


周艳华:大家好!我叫周艳华,来自于万物集,前身是一个美资公司,做工业品MRO。


领先未来董事长王东


王东:大家好!我来自领先未来,也做工业品办公,跟万物集是友商。


迪塔班克创始人柯廷文


柯廷文:大家好!我叫柯廷文,迪塔班克,化学品产业平台。


易久批联合创始人陈晟强


陈晟强:大家好!我是易久批的陈晟强。


蜂云供应链联合创始人杨国华


杨国华:大家好!我是杨国华,蜂云供应链。


二十二科技集团总裁许远东


许远东:大家好!我公司是二十二科技集团。


汤明磊:今天的主题叫“产业互联网的2024”,先切题,如果用一个词形容2023和2024,你最真实的感受是什么?第二,毕竟是春天,国家也出台了一些利好政策,您所在行业有没有感受到产业互联网释放出来的红利或相对利好,可以分享给大家。


周艳华: 2023是过山车,2024是务实。我们这个行业,在我看来本土还是一片蓝海,国家从2015年开始做这件事,它是在进阶,到了2024年它其实是更大的进阶。但这个行业,不管是分析师还是您还有2哥都说过,发展不咋的。为什么呢?我觉得还有一些基础工作有待于要很二地勤勤恳恳地靠时间把它做起来。第二,整个工业品靠单个企业的力量太小,大家应该联合起来。也要从小事做起,落在一个场景上,把一个场景打透了,其他的场景才能慢慢地磨,我们可能只能做三五个场景,其他场景让别的企业慢慢磨。


王东:关键词,2023年是变革,ChatGPT出现,是技术的变化。2024年,我感觉是更卷。因为以前我们感觉生意好做,现在越来越不好做。我拜访了很多同行,都感觉不好做。行业的行情还是在增长,98家央企目前只有一半做了电商化,量还没有起来,这两年地方国企也开始电商化,但增长没有像To C那么快,需要时间。


柯廷文:我特别认同汤校长讲的幸福力,2023对我是比较严谨+幸福力的,我严谨,但是有幸福力。2024,从我们公司看还比较乐观。业务基础比较扎实,增长不错,我们把三年疫情加后疫情一年叫3+1,业务增长每年几乎是100~150,2024年大概增长230左右。迪塔班克过去八年,从产业服务到实体经济,应该是数实融合。


陈晟强:我感觉一样,“期待”和“自强”两个词。2023年期待更多一点,2024年期待少一点,但还需要靠自强。我觉得现在到了最低谷,行业面最低的时候就应该反弹了。2023年我们期待多一点,拿了30~40%的增长,今年希望更高一点。政策面对我们越来越有利,今年即使不考虑政策面,经济面也是更好的。


汤明磊:2024年大家至少冷静下来了。


杨国华:2023年叫温差,2024年叫心存美好。温差,2023大家可能感受到生意不好做,还是可以看到很多公司在增长。我们做母婴,婴幼儿奶粉是这个行业的主要品类,但出生率下降我们首当其冲,但也还是增长的。但我们的手机是下降的,连年下降。2024年为什么说心存美好?你在持续过程中会发现活下来还是有很多机会。确实有一个信号,库克又来中国了,最近来得特别频繁,把全球最大的苹果店开在上海,他又来了。我觉得这也是温差的感觉,确实有一些外资是撤的,但更多大牌是进来的,他们都能看好,我们自己不看好吗?


汤明磊:很智慧,凡是不生孩子的都去养宠物了,把基本盘补足了。


许远东:我觉得2023年到2024年有一个从梦幻回到现实的过程,现在才是真正的现实。疫情之前,我们用30多年走完了西方数百年的工业化进程,很多企业家朋友做什么都对,什么都能爆发式增长,但疫情来了,把这个事情打趴下了。但其实过去反而不是一个常态,2024年之后才是真正的新常态,因为这才是正常的人类历程。中国改革开放红利已经结束,新常态,我们要2一点,要重新回过来生长。回到现实后,资本红利没有了,反而是万物生长的时候,这个时候会很多样很多彩,我们千万不要去留恋过去那个梦一样一夜暴富。2023年~2024年,要么是很多人不见了,要么是很多人进去,真正发财赚到钱的,看他过去十年,那个人可能做的事情就是我们原来看不上的事,搬砖的事,他赚了大量财富,原来看起来很赚钱的事情,灰飞烟灭了。


汤明磊:其实创业是为社会打工,赚的钱未必是你的。AI、出海、数据要素、产业互联网、ToB已经成为中国人都知道的关键词,各位大佬怎么看?第一个问题是AI,过去这一年最触动您的作为C端用户的AI事件是什么?第二个问题,您的企业有没有进行过AI实践,有没有踩过坑?第三个问题,有没有得出过关于您这个行业可能跟AI结合的一些深度思考或者感悟?



周艳华:AI大事件一定是ChatGPT,让我本人及周围的人觉得巨大不同。


我们公司内部,引用一下汤校长的话,特别触动我的一点就是我们不变的是什么?不变的是商业模式、客户需求。


变化的是什么?是工具,AI是工具,我们凌驾在AI之上。以这个为基础,我们公司就抓客户不变的需求,他要进货,要消耗,要存货,一切从消耗出发,找消耗的地方,如何消耗,为什么消耗,消耗的特点是什么?以这个作为切入点做人工智能的场景尝试。我把它做分解,客户究竟用我来干吗?消耗场景下的选择,消耗场景下的购买,消耗场景下的管理,以及消耗场景下的优化。我们选择这一环开始做了一些品类小场景的应用,但我觉得是不够。


我们行业涉及品类很多,几千万的场景,你要把每个场景都打出来一定需要大量的客户数据跟我们产品的匹配。不能一蹴而就,不可能靠以前的方式烧钱烧出来,一定是积累出来的。这是我的心得体会。


坑呢?我们迈的步子并不大,没有烧很多钱,我也并不打算烧很多钱,还是务实,做成功一个算一个。


汤明磊:特别认同周总。现在国内通用基础大模型,我个人觉得还是交给大厂来做,有太多创业者还是做文生文、文生图、文生视频的事儿,这个事儿你套个壳,自己打肿脸充胖子说是原创,没有意义。我们越来越多看到用AI做行业大模型和价值预测等。期待您从一个消费场景切入,完成MRO深度场景的构建。


王东:跟周总一样,我也觉得是ChatGPT。我们只用了一些小场景,比如服务,标准问题或非标问题,总结出来算是一个小模型,提出问题它迅速答。对新技术我们比较敏感,公司成立做标准传统的办公用品服务商,从传统脱颖出来很困难,我们赶上了技术的变革,2014~2015年开始电商化。未来,创新或效率提升都将通过技术来实现。


柯廷文:大事件就是最近GP200,人家说人工智能的背后是能源,能源就跟矿产、材料息息相关,我说跟我现在的产业布局有没有关联?未来能不能做一些能源耗材?


回过头来讲,我们公司用AI比较早,一开始就做产业数字化,从信息数字化、交易数字化、供应链数字化和生产数字化。我们过去八年就是把这“四化”践行出来。


我们内部的应用场景也很深,比如说内容产出,在没有文本模型之前,我们内部有自己的小模型或中模型,嫁接在算力和算法上。2022年开始,我们有比较大胆的尝试,码农用AI部分替代,到2023年减员了60%,基础码农基本上减掉了,用AI替代一部分工作。2023年底有一些转化,原来码农的工作延伸到现在的运营工作,把一些基础工作基本上用AI替代掉。我们体量不是特别大,服务200~300万用户,三十几万的企业客户。这里面30%多用AI来服务,用户感受不到,他觉得用的是人工,交易也是。这是我们内部在不断迭代精进的AI方式。


我们发布了乾坤系统,做了中模型,所有的底层神经元,包括智能的方向用到ChatGPT OpenAI的关口,也用到百度、腾讯,我觉得每个人能力不一样,我们自己的吉祥物,LOGO都是AI画的。作为一家数据公司,我们内部受益的源泉叫作向效益要效益,先从内部革命开始。我们还是获益于这个时代。



汤明磊:我很认同,之前看了很久的AI,准备投一些。行业垂直大模型,既然垂直了还大什么呢?规模繁荣,虚荣心要去除,得从细节开始,叫行业模型可以了,从细节再慢慢调整。


陈晟强:这个话题一说就会暴露我比较low,我听你直播听了好多次是睡着的。要说影响,我还真的没觉得它有多么翻天覆地,写论文的时候觉得比较爽,但也没有让我觉得它爽得好厉害,因为还是需要查。从我们这个小企业来说,世界顶级企业可以说做大模型,中国顶级企业可以去做垂直模型,对我们这种企业来说买几个英伟达的芯片可能财务报表都要对一下的,你说还要去搞大模型,有点过了。我可能拿来主义,别人做得差不多,别人做得成功的,我们去学就行了。现在我用了一些,努力去学,怕落伍。我们是线上服务,不像线下有人去的,我们的用户往往不会知道你这个乱七八糟到底怎么操作到底怎么弄,我有一个需求找谁呢?我把它做成一个马上就上了,体验还很好。我更想我们技术部门去预测客户的行为,如果你能够预测,连促销都知道在什么时间点。这是我下面想的,其他的我没有想,因为我觉得离我们太远了。


汤明磊:把AI融入到具体的应用场景当中去直接应用就可以了。


杨国华:我个人算用得比较早的,事件最深刻的还是总理报告提了一个词叫“人工智能+”,说优化、改造,还是颠覆?如果按照人工智能+,应该是颠覆。但我们实际用的过程中觉得还是优化,然后再到改造,颠覆还没有想到。


我们产业互联网创业公司每次都会携手新技术,掌握新技术,利用新技术,甚至可能有新的组织和新的思维。这是我们应该具备的一个能力,所以我们内部把今年定义为AI元年。做了两个活动,一个是拔草大赛,AI能帮你做什么,让他们去想。我收到几十个提案,有些提案还比较具体,解决非常重复的事儿。第二个,做具体的应用,比如说我们有一个AI日报,因为技术人员比较多,地推人员比较多,日报没人看,但过程中我们把什么样的业务绩效是好的,给到大模型,模型其实是跟业务员对话,它又同时激励业务员。有点卷,但也有温暖的地方,因为真的像领导跟他说话一样。既得到正确的价值观的引导,同时又感到温暖。我们同时做一些AI应用。如果说坑的话,我们没有考虑买算力,都是用一些相对比较开放的模型做开发。但反过来说也有投入产出,因为AI工程师跟传统工程师不一样,我们想的是怎么样把这个产品开发出来给到行业的人用起来。


许远东:AI这东西原来一直存在,这两年无非突破了几个东西,一个是ChatGPT突破了文本组织的语言逻辑,能够把大量的内容组织成人的语言一样表达出来。还有一个是解决了视频的逻辑,图片能够给你生成一段视频。其实就这两个突破,原来智能客服都在用。这里也有一个问题,人讨厌跟机器打交道,网上客服来了往往第一句话“你是人吧”?他知道你是机器就不搭理你了,就把聊天关掉了。人的灵活性机器没办法替代,但可以用AI来提效。人的记忆力有限,检索能力不如AI,要组织语言要思考,可以用AI来帮你组织语言逻辑。对大部分企业来说,如果原来互联网化是靠平台的,你根本就不需要研究这些东西,平台都会给你解决掉。如果这个企业想自己在互联网上自建平台发展,其实也不用担心,如果你用的是通用SaaS,这些SaaS可能帮你把第三方AI跟赋能工具接好了,你接进来让员工去做应用,去做提效就可以了,我认为这个AI应用是对的。为什么这么多人在谈?这个社会太缺少谈资和新鲜的东西,包括数据交易所,为什么现在到了风口?实在没东西好折腾好玩了。现在讲数据资产,数据成为资产,其实这个概念很多年了。什么东西是资产呢?我认为这个资产之所以成为资产,是具备现金产出能力,能够形成收入的叫资产。大量的数据在那里,你就在那儿卖,很多国企或者政府做个样子做个标杆。我们不要讲资产,以前无形资产怎么玩的、三标怎么玩的?政府找个企业发个新闻稿,某某三标或者发了多少,真正能够带来收益的数据在哪里?中国的企业大部分是没有数据的,所有的数据都是平台的,当然也有一部分在产业互联网平台B2B企业里面。


汤明磊:我也同感,我特别讨厌AI客服,因为好多AI客服机器人供应商是谁我都知道,几次我都被搞崩溃了。第二个主题是出海,大家可以自由发表一点感想,如果你在做的就聊一聊出海的机会或挑战?如果没做也可以聊一聊您的看法或者未来的规划?


许远东:你说TikTok为什么在美国有这么强劲的竞争力?我认为这有底层逻辑。因为中国的制造能力,社会的生产效率已经很高。我不认为拼多多这些东西是在卷,这些低价的东西反而是社会进步的动力,因为中国生产能力已经很高,为什么不给老百姓更好的东西,价格更便宜的东西?生产能力的进步,工业品就像农业品一样更便宜。为什么欧美人消费工业品的时候要付这么多钱?商品的出海和供应链出海还有一个红利期,这是一个必然的东西,是生产力水平推动的。当然我们自己的企业出海,你要想清楚你的产品服务优势在哪儿?而不是说出海就有红利了。


你可能在欧美或者非洲、欧洲,你面对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合规要求,中国还是有一个优势,14亿人的统一大市场,在别的地方不存在的,所以出海的话也是要分区域。


中国现在无论是制造业,服务业也好,有很多出海机会。比如说我自己做的业务,我的很多产品都可以到国外去卷,卷老外的供应商。


汤明磊:出到不同的环境,它的国家包括要落地的形式也都不同,包括中东,我们做了一个中东的出海加速器,中东的朋友就跟我们说不要老说中东,海外六国每个国家都不一样,沙特更像大陆,迪拜更像香港,阿曼更像澳门,搞定他们都不一样。大家也可以分享分享出海当中的具体实践或者案例感受。



杨国华:出海的过程我们没有涉及到,当时举手说你们谁愿意出去,大部分合伙人都不愿意。这是第一个难度。但其实我们离出海靠得蛮近,因为中国手机的品牌出海,一帮供应商全是从中国出去的,甚至这段时间比较火的一家公司把百世快递收了,收了之后在香港上市,叫极兔物流,创始人就是南京人,做OPPO手机代理商。我认为可能最大的挑战是管理和人才。


陈晟强:第一个,我们没出过;第二个,短期内不会出;第三个,大概率会出的。国内相当于河北考生,首先你能卷得住河北才能去说这个事儿。假如我在中国卷得还行,已经盈利各方面都很好,会考虑跟同类的,例如菲律宾跟我们业务很像的可能会考虑磨合一下,如果当成一个新的业务去开辟可能不会考虑。


柯廷文:我们很早就有跨境业务,做得还不错,在海外有基地,现在第二个基地已经出来。我们本身是产业出身,我自己是跨界的,我以前做信息化,做产业创业已经17年,所以我们很早就跟我们的客户一起出去了。比如说做鞋业,阿迪、耐克都是我们的客户。这几年海尔也是我们的下游客户,他到俄罗斯去,我们的大股东道恩集团就到俄罗斯建厂,我们的供应链自然跟过去。我们的理解,第一个,跟着客户需求走,我的客户需求遍布全球,我的供应链就遍布全球,这是抱大腿的意思。第二个,我们的核心资源要素,比如说我们有源头的矿产的资源优势和技术优势,我们完全可以基于我们的大客户来延伸本地市场。


这部分这么多年下来应该算是小有成就的一件事情,现在我们把这种能力延伸到给行业客户,因为我们不单单有材料供应链的输出。我们大股东道恩集团有远洋货运能力,还有物流火车皮的运输能力,这些大大加持了我们整个供应链的能力。作为迪塔班克首先把场景组合好,嫁接这些场景一起出海。这条路,我们是顺理成章的,也不叫第二次创业,我们确实顺着风,顺着客户把这个供应链打出去。


我们自己平台现在在信息、数据、服务上面也是自然而然长出来的。因为疫情国外供应链断掉了,我们是基于移动互联网做的全站式服务,我们就很自然,所以讲出海也好,跨境也好,应该来说我们自己的每一步都是因为市场的需求而动,没有太多的主动意识说一定要去海外布局。


王东:我们这个行业,未来五至十年都是快速增长期,没有必要去出海。第二个,我们自身在国内还没卷明白,也没能力出海。


周艳华:跟王总说的一样,不主动出海,客户一定要我们走,我们就走,而且我们肯定要评估,形成一定区域化的,值得投入才投。在国外的工业、法律法规和中国大有不同,不能贸然出海。但如果有好的标的,以标的收购的方式去切入那个市场,这个是有机会的。


汤明磊:今天是托比新十年的启幕,未来十年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多的展望。就像我,作为产业互联网人的嘴替,特别期待在未来十年之内,产业数字化的GDP一定要超过我们国家GDP的50%;产业互联网人的总市值一定要超过消费互联网的总市值;产业互联网未来涌现更多的产业大脑、产业数据银行和产业数据交易所。这是我的三个期待,也期待大家每个人为产业互联网的新十年,和为自己,为同行,送上一句话。


周艳华:我在这儿感谢一下,刘总数十年在这个非常寂寞的行业里面耕耘,我表示佩服。ToB行业需要有人耐得住寂寞的坚持,谢谢你把我们大家整在一起,让大家互相认识。接下来不管是政策还是发展趋势,对我们产业互联网无疑是最好的时代。我也希望这个行业能够超过消费品。谢谢!


王东:我们还是要把主业做扎实,把竞争力做牢。和互联网产业的同路人,包括托比网,共同迎接下一个十年。


柯廷文:我感觉这个时代叫周期,我觉得我们应该手携手起来,扛过这个周期,创造一个伟大的时代。


陈晟强:如果能够在一个完整的周期之后还留存下来,现金流没问题,利润没问题,有更多这样的企业没问题,自然行业就没问题,所以我认为一个周期过去,下一个周期,我是抱有期待的。


杨国华:一个热词叫新质生产力,这10年,我们跟2哥同龄,也10年了,还是有些感慨。我们已经经历过周期,感慨就是要用做生意的心态去做成一个事业。我认为做好当下的实事,在行业中体现价值;讲好未来故事,可能在社会或者资本上体现价值。


许远东:过去产业互联网的十年其实是很2的,大家做的产业互联网平台本质上来说就是二道贩子。我们讲的去中心,自己反而是想靠互联网技术的先发优势做一个产业互联网平台,去做一个高效率的二道贩子。其实美国的产业互联网不大存在这种平台,因为互联网天然去渠道,你却想用互联网的技术先发优势做一个渠道,做二道贩子,当然难以为继。但第二个十年,我认为我们还是要继续2,但跟前面那个2不一样.这个2是什么?我们讲天一地二,我们要去做大地,做赋能者,不要想着老是从产业里面薅羊毛。我们能不能去做助力生长的推动者,像大地一样。农民都知道今年稻收完要肥肥田,我们能不能让产业的“农民”主动给我们肥田,我们的日子当然舒服了。农民肯定不把地耕贫瘠掉,他肯定希望地越来越肥。美国产业互联网服务者加起来将近2万亿市值,因为美国的产业在这块田上很滋润,当然这个田就会肥得很值钱了,这个地就会越来越值钱。


汤明磊:许总的总结是从2到2,我即兴补充一点,从2到To,To有很多含义,T既是技术也是认知的培训,O是组织和运营。我们不应该纯用技术去改变世界,我们应该结合中国特色,用技术+培训+运营+组织去改变我们的产业。最后送大家一句话,我特别爱的一句话,赚钱治愈一切矫情,学习治愈一切焦虑。希望大家在2哥的会上好好学习,出了会之后加紧赚钱,祝愿大家在2024年都能赚大钱。谢谢大家!



关于托比网:


托比网创始于2012年10月,是以媒体、研究、活动为主体的国内专业的产业数字化服务平台,致力于推动中国产业数字化的发展。10余年深耕,托比网建立了业界全面、系统、深厚的行业关系,在产业数字化服务上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关于我们
热门推荐
合作伙伴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资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
云计算支持 反馈 枢纽云管理
回到顶部